<noframes id="llpdf"><address id="llpdf"><nobr id="llpdf"></nobr></address><noframes id="llpdf"><form id="llpdf"></form>
<sub id="llpdf"><listing id="llpdf"></listing></sub>

    <output id="llpdf"></output>

    <noframes id="llpdf"><form id="llpdf"></form>
      <noframes id="llpdf"><address id="llpdf"><nobr id="llpdf"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<form id="llpdf"></form>

        一個農村聾啞女孩突然生子:失蹤的已婚男方,下落不明的嬰兒

        在楊氏宗族中,同姓氏男女不能發生任何關系,包括談戀愛、結婚和性關系。在當地,這是極嚴的規則禁錮。

        在調解會上,楊四月丟下了一個更大的炸彈?!拔颐妹谜f,當時她是不愿意的?!备绺鐥詈榭≌f,是楊斌強奸了她。

        出人意料的是,在月子中心,楊四月與楊斌簽過一份和解協議。孩子由楊斌抱走。隨著楊斌的離開,這個孩子的去向也不再明朗。

        楊四月說,別人笑話她生了小孩,家人也接受不了,她想回家又不敢回,怕被爸爸打。當時即將過年,她想回家過年,爸爸不讓她回去。

        (本文首發于2021年9月9日《南方周末》)

        楊四月喜歡學習,家里保留著各種獎狀。 (南方周末記者 高伊琛/圖)

        24歲的貴州聾啞女孩楊四月突然在村里生下個孩子。

        2021年1月14日那個冬日的晚上,只有不識字的母親穆仕嬋在家??吹綏钏脑律眢w不適,坐不下來,去了廁所,她以為女兒是痔瘡犯了,跑去找藥,再回來,“娃兒就生起來了”——楊四月懷里多了一個男嬰,臍帶斷了,身上還帶著血水和羊水,被衣物草草裹住。

        受訪的家人均自稱不知道楊四月懷孕?!斑@怎么可能?”當夜,二姐楊三雪被一通電話搞懵了,“楊四月前幾天在我家,晚上跟我一起睡,我都沒看到(孕肚)?!?/p>

        楊四月齊劉海,低馬尾,圓框眼鏡,身材瘦小,個頭不到一米六,楊家第四個孩子。一兩歲時因中耳炎醫治不及時,失去聽力,13歲才上小學,如今在貴陽讀中專二年級,是家中學歷最高的。

        59歲的父親楊永飛是楊四月最親近的家人,每到周末,楊永飛會去貴陽接楊四月,乘中巴回村。父女倆寫字聊天,用二姐楊三雪的話說,“她什么都會跟我爸溝通的”。但這一次,老父親顯得很茫然。

        隨著事態進展,這個農村鬧劇愈發魔幻:楊四月自曝被強奸,男方驟然失蹤,如今連突然誕生的嬰兒也不知去向。

        尋父

        慌亂地瞞了兩天,擺在家人面前最大的問題是,孩子的父親是誰?

        楊四月一度不愿給出答案。

        楊家家貧,其余四個孩子,都在讀完小學或初中后,早早外出打工。她的家鄉貴州省仁懷市以酒出名,隨處可見醬香白酒廣告招牌、道路樞紐立著的大型茅臺雕塑。楊家所在的新田村距離“酒都”市區四十多公里外,是一個8年考出370名大學生的村莊。

        1月15日,楊三雪歸家,看見妹妹在床上躺著,不理任何人。意識到自己過來,就用被子蒙住腦袋。那個剛出世的孩子被放在床的另一側,安靜地睡著。

        照顧孩子之余,楊三雪打字問:“到底小孩子是誰的?你男朋友是誰?”

        楊四月只是哭泣。時間長了,楊三雪發了火,拿起枕頭就扔了過去,離開房間。過了一會兒,又進去看,發現楊四月正在發信息,搶過手機,里面是一條消息,“你愿不愿意當爸爸?”

        當晚,信息發送對象——一個肢體殘疾的男孩上門拜訪,自稱是楊四月中專班上的班長。但很快雙方便發現是個楊四月試圖隱瞞真相的誤會。男孩后來對南方周末記者說:“我看到她給我比了一下,她說牽手會懷孕?!?/p>

        快天亮時,楊四月似乎改變了心意,“我們在烤火,她就噼里啪啦跑過來,把我的手機搶過去,拿進房間,輸了一串號碼?!睏钊┱f,那串號碼妹妹背得很熟。在通電話、加微信之后,楊三雪認了出來,是楊斌,與楊四月同村、同族,住處只隔了幾百米。對方顯然意識到了什么,微信里沒有說話。

        47歲的楊斌是名司機。一位不愿具名的村民小組組長向南方周末記者介紹,楊斌的父母已經過世,有三個哥哥,他結過兩次婚,再婚后,主要住在市里。

        根據了解,楊斌認識楊四月時,在大壩鎮(下轄新田村)政府開車,后調去市政府?!胺凑麃砦覀冞@個平臺,應該還不到一年時間?!比蕬咽姓緳C楊萍告訴南方周末記者。

        因在政府開車,楊斌常被村里人高看一眼,幾名同村村民用“搞二

       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

        立即登錄
        久久91精品国产91久久